“全域旅游”一个巨大的误区
ʱ䣺 2019-10-09

  孙洪奎,1957年生人,198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系,曾做过教师、国家公职人员、金融行业高管,后转行经商。2003年开始独自建设中国首家大型民营植物园——大连英歌石植物园。著有《我的花园哲学》等作品。

  “全域旅游”这个词流行好多年了。我开始也没太在意。2014年我的植物园正式开园,我算介入旅游行业了。但是我依然没有特别注意这个问题。直到去年七月份,我开始对我的建设花园,经营花园的成功与失败进行全面反思,特别是通过大量的读书,大量的与实践对比,我才发现,我错了,很多人也和我一样,错了。我发现,很多说法,很多认识,很多理论,很多口号,它不是对实践的正确总结,对世界的客观认识,而是某些人以一己之见,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一叶障目式的认识,更严重的是某些权威人士臆想出来的东西。因为特别的高、大、上,说起来理念很高,读起来又朗朗上口,更多的人根本就没去过脑子,没去怀疑,没去做穷根问底式的反思,就做了同声传播,因而就流行了起来。

  我相信,“全域旅游”一定不是某个搞旅游的企业家提出来的。我猜测,多半是某位学者或政府某部门提出来的,经某级政府主管认可并提倡,其他区域政府一看,这个好,跟!这就有了这几年流行全国的“全域旅游”。我说不是搞旅游的企业家提出来的,倒不是说企业家有多高,而是全域与企业家没关系,他只顾自己。

  “全域旅游”真的行吗?我们先不去做直接的判断,我们做一层层的分析,结论自然就出来了。

  “全域旅游”的一个重要的理论与实践依据是,当人均国民收入达到一定程度后,人们的旅游需求会大大增加。2017年全国人均收入8885美元。这个官方数据准确与否需要探讨。即使准确,也只是人均。中国的贫富差距较大,能把旅游作为重要需求的人并不多。美国的老太太没事去旅游,中国的老太天多半在家抱孙子,除了价值观的原因外,经济因素也很重要。当然,这几年近郊游,国内游确实火,尤其是国外游。但旅游的火是指整个旅游行业的发展趋势,并不能成为全域搞旅游的实践依据,不能成为全村、全县、全省,全国搞旅游的依据,更不能成为大家一窝风跑着去搞旅游的依据。火,确实是火,但没有你眼里那么火。风确实有,但绝没有那么大,不可能将猪都吹上天。互联网、房地产火了好多年,真正活下来的企业也没几家。干得好的更没几家。请记住,你不是马云、马化腾,也不是王石、王健林。

  旅游不是散心,主要还是满足人们的求知欲和好奇心。西方人没吃过的一般不吃,没看过一定去看,中国人是没看过的要看,没吃的一定要吃。由此可见,旅游讲究的一定是独特性和差异性。没看过、没玩过、没吃过,人们才去看、去吃、去玩。旅游最讲究的是创新,一定要新、特、异。

  一流的旅游资源是名山大川,像黄山、开放时段为10月2日至7日、16日至18日的19点至21点,张家界这样的自然所赐。小名山也行,像大连的冰峪沟,吉林长白县的十五道沟。但这样的资源也不是全域都有,稀缺的很。

  二流的资源是历史文化,如北京的故宫、长城,差一点的像旅顺的日俄战场遗址。这个也不是全域都有,也很稀缺。

  三流的是现代人直接为旅游做的人文景观,有的都不敢称之为景观,只能叫旅游项目。如大连的发现王国,深圳的世界之窗,还有田园小镇、花海旅游、农家乐等等。这种人造的资源全域不稀缺,只要有钱,就可以造。所以全域旅游只有在这上面做文章了。

  那么这篇文章做得怎么样的?这一篇篇文章做的怎么样呢?结果就是复制、抄袭、雷同,这是必然的结果。想有第二种都不行,哪里还有什么新、特、异。

  中国人的学习能力确实很强,但由于民族的浮躁性格,学到的东西大多是些皮毛。形像而神不像,绝大多数是连形都不像。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的说法是不可信的。创业与创新,绝对是少数人的事。村长、乡长、县长领着一群人到处看、到处学、到处抄。哪里有什么创新?如果中华民族那么能创新,连普通的农民都能,世界还不翻了天?还有日本人、美国人、德国人什么事?我看过不少地方的景区或公园,把一些完全不相干的造景元素硬拼在一起,琉璃瓦、花岗岩、土石头拼在一起,青砖黑瓦与罗马柱放到一块,非洲人的嘴唇、意大利人的鼻子、中国人的眼睛、印第安人的皮肤,组成了一个人,怪人。我把这类项目称作村长项目、县长项目。

  全域旅游的结果就只能是低层次、同质化的重复以及怪胎遍地。这样的全域旅游其实是瞎折腾,是资源浪费,劳民伤财,不搞也罢。但项目投资人却以为自己的项目像、,看了上瘾,像非典、麻风病,传染性极强。

  我们假设全域旅游范围内的旅游项目做的还说的过去,或者还不错。一定还会出现另一个问题,就是供给严重过剩。中国老百姓有旅游需求,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旺盛。他们口袋里没有那么多钱,即使有那么多钱,也不能天天去旅游,去休闲。成都人好玩,好郊游,台湾也是,但你那里可不一定,你是东北、西北,与成都的西南是有区别的。大陆与台湾的经济、自然条件也是不一样的。大连有个岔鞍村,以前很火,其实也就是十几家在搞,现在全村几十户人家搞,周边村子搞、全乡搞,全市搞。如今,那十几家农家乐不那么火了,全市的农家乐也没火起来。旅游的人多了,比如增加了五倍,旅游项目更多了,比如增加了五十倍,其结果是可以想象到的。

  经过分析,我们也许会发现,全域旅游实际上是个伪命题,是错的。这个明显错误的命题,为什么又那么流行而没有受到广泛的质疑,这说明人们思维的三大误区难以克服,即盲目相信权威、盲目跟随潮流,以个例代替一般或是瞎子摸象。独立的、深思熟虑的批判性的思维真的很重要。凡事多问个为什么,望得远一程,看得深一层,想得透一成。有没有轻松搞笑的。别相信什么人说的,管他什么人说的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没实践前,用理性的思维,用形式的逻辑、辩证的逻辑那么一推理,也可以解决一些问题。